三七中文 > 帝道獨尊 > 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巔峰大戰
    蘇炎這一拳霸氣無雙,無敵大勢浩蕩,彌漫出不可改寫的神威,舉拳殺來了。

    一切都模糊了!

    唯有一雙拳頭,宛若雄霸世間的無敵拳勢,浩蕩著驚世風暴,綻放著無敵氣息.......

    “好可怕的天驕!”

    劍宗老三心服口服,單憑這威勢,這種氣魄,帝榜最強的爭鋒,必然有他的身影。

    “圣子哥遇到對手了。”

    劍秀秀的玉手緊握,可以撲捉到,蘇炎的精氣神,狂野無敵,散發出不可比擬的神威,這一位絕對是驚世天驕,也絕非無名之輩。

    畢竟,范劍的戰斗經驗太豐富了,曾經接近十年的時間,經歷了不下于上萬次的戰斗,曾經的他在劍宗,每天揮劍十萬次!

    范劍有現在的成就,他的付出也極多,外人只是清楚他的輝煌,并不知道他年少時代付出的艱辛。

    這一切, 劍秀秀都看在眼中,少女時代將范劍視作榜樣,始終認為他將來可以無敵天下,斬盡一切敵人。

    可是現如今范劍遭遇的對手,同樣是從腥風血雨中殺出來了,兩大無敵的存在碰撞了,爆發出熾盛的光芒,橫掃四野,釀成了大震蕩!

    可怕的撞擊,有血光濺射。

    范劍整個肉身巨顫,被打的都要從天劍體狀態下蛻化。

    同樣,蘇炎的臂膀也出現了劍痕,但是傷勢上來說,范劍的傷勢更為嚴重一下。

    “殺啊!”

    范劍嘶吼,越戰越強,他斗志昂揚,遭遇的壓力促使著他的精氣神暴漲!

    他的肉身都仿若化作霸天劍,向著蘇炎瘋狂攻擊,每一招都蘊含諸多變化和奧義,鋪天蓋地朝著蘇炎進行橫擊!

    “吼.......”

    蘇炎發出一聲清嘯,口鼻中音波滾滾,撕裂了一切,吼的這方宇宙都在顫抖,硬生生崩出一片虛無地帶!

    他狂野而又霸氣,直沖而來,揮動拳頭,一拳接著一拳,朝著范劍進行鎮壓!

    “轟轟轟.......”

    第四劍域世界,猛烈轟鳴,巨響連天!

    戰斗進入了白熱化,蘇炎拳拳見血,肉身熾盛無窮,推動了一身的鼎盛戰力,他是何等的神勇!

    巔峰狀態之下狂暴,接連揮拳上百次,錘擊范劍!

    “你到底有多硬!”

    范劍低吼,狂暴力量也極端驚人,天劍體被他運行到極限狀態,甚至都有崩壞的趨勢。

    他也以最強戰力抵抗,可是無窮壓力襲身,壓制的范劍肉身欒川,如同在背負萬古青天。

    他的嘴角不斷溢血,胸膛劇烈起伏,要橫飛出去!

    可怕的氣息壓身,范劍隨時都會被震飛!

    他的動作都有些遲緩,最終睜開了一雙劍眸,伴隨著恐怖的靈魂之光綻放,洞察力狂飆一大截,且他接連揮動劍掌,劈碎漫天的拳勢風暴,且整個人朝著蘇炎橫擊而來!

    “越來越兇險了!”

    劍景山心驚,范劍能用的手段全部都打出來了,最終形成的碰撞攝人心魂,他們的交鋒地帶都形成了能量大漩渦,兩道身影也顯得有些模糊!

    滾滾的能量風暴肆掠,讓人顫栗的氣機彌漫!

    這戰斗兇險萬分,一個不慎都會被對手給抹殺掉,他們根本沒想到,兩大巔峰強者會拼殺到這種層次當中!

    “壞了,他們纏在一起了,很難決出勝負。”

    “師姐你發現沒有,他們幾乎沒有動用任何神通秘術,完全是人體最本源戰力的拼殺!”

    “這是較量,并非決出一個生死出來,彼此都想用自身的力量鎮壓對手,這才是完美的勝出。”

    聞言,劍景山低語道:“好好看,他們可都是無上寶體,肉身最本源的廝殺,也絕對是大神通的體現,我看這一戰,多半不會短時間落幕!”

    戰斗還在持續,他們之間陷入了某種僵持中。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兩大強者損耗甚巨,氣息都有些衰敗了,以他們的底蘊強盛程度,出現衰敗這說明問題就大了!

    “轟!”

    最終,處于風暴中心的兩大身影,猛的巨顫,各自橫飛出去,矗立在第四洞天當中,橫空而立!

    兩大強者一言不發,吞吐量都很驚人,在竊取第四洞天的能量,補充人體的虧損。

    “他們還要打下去,我們先出去!”

    劍景山他們有些扛不住,第四洞天的靈魂震懾太強,他們不可能長時間留在這里,否則會傷到元神。

    兩大強者還在遙遙相對!

    劍宗老三下山報信,正在焦急等待的劍宗長老齊刷刷變色,難以置信,范劍遭遇了強敵,他們在第四洞天中血拼,勝負難以決出!

    “長老,那人是夏昆侖!”

    劍宗老三的一句話,讓劍宗一群真仙的臉色巨變,這個魔頭,怎么跑到這里來了!

    “此事保密!”

    有劍宗長老低聲道:“先不要泄露出去,這件事僅限于我們之間,不要繼續外傳!”

    “不錯,現在仙族正在滿世·界通緝夏昆侖,可是炎皇一脈可不是好惹的,甚至還有數位超級通緝犯和天庭有關,我族沒有理由和天庭一脈為敵!”

    “不然!”

    有一位劍意強大的老者,剛正不阿,道:“遙想當年,我劍宗的始祖,在帝路收獲大機遇,若非當年天庭鼎盛,給予天下人一個較為公平的競爭環境,否則始祖能活到創立劍宗,還是一個難題!”

    “吃水不忘挖井人啊,我們雖然做不到幫助天庭,可落井下石的事,我劍宗人可干不來!”

    帝路,誰也不會忘記,是天庭的天帝貫穿的!

    一群劍宗真仙神情肅然,始祖現在已然功參造化,但是當年的始祖,還是和范劍一樣的年輕人,帶著霸天劍,帶著無上傳承回歸,對此天庭也沒有為難。

    甚至當年天庭有大人物想要收徒,但是劍宗始祖拒絕了,他有自己的宏圖大志!

    如若換做現在,估計早就被截殺了。

    “天庭......”

    這些真仙嘆息,莫名的有些期待,這個曾經輝煌到極致的勢力,還有希望有傳人逆著天地格局,強勢崛起嗎?

    第四劍域空間,大戰再一次開啟了。

    兩大巔峰強者恢復過來,展開了新層次的拼殺!

    整個洞天劍域,回蕩著滔天戰意,兩強拼的天昏地暗,鬼哭神嚎,戰斗越來越驚艷了。

    “已經第二天了,他們還在打,這要打到什么時候?”

    “雖然并非生死對決,但是他們的戰斗絕對兇險萬分,一旦發生意外,動輒都會丟掉性命。”

    “公平對決而已,范劍未曾施展絕招,即便是真的斃掉了夏昆侖,天庭一脈也說不出什么。”

    劍宗上下難安,打了兩天兩夜,還不見結束。

    而讓劍秀秀發毛的是,她發覺蘇炎比之前更強了,這家伙似乎還沒有觸碰到不朽極限,不過他即便是可以再一次壯大自身,也相當的有限。

    時間到了第三天!

    他們還在血拼,打的難解難分,不過這一戰開啟,劍景山覺得多半要分出勝負了。

    兩強對彼此的招式和能量已經極為了解了,在打下去也沒有什么必要啊!

    “來吧!”

    洞天世界戰意滾滾,億萬劍芒浮現,范劍的氣息猛增,霸劍經運轉,促使著他的天劍之體,璀璨絕倫!

    “轟!”

    蘇炎腳踏長空,金色的氣血浩蕩,冷酷的眸子熾盛,挺拔的肉身霸道,整體氣息轟鳴的瞬間,初始經爆發了!

    這一刻的蘇炎,鼎盛到極致,雙手推動的力量,豁然之間打了上去!

    過程中,他的氣息越發的偉岸,像是黃金宇宙在盛開,鎮住了億萬劍胎,連同核心之地的天劍之軀,也被壓制的有些暗淡!

    “霸劍經,有我無敵!”

    范劍大吼,施展出最強的一擊,和蘇炎展開了大碰撞!

    攝人心魂的畫面,整個洞天世界,都發生了大爆炸,一切都模糊了。

    有人看到大片的血雨揮灑,范劍披頭散發,整條手臂血淋淋的,森森白骨可見,險些被蘇炎給打爆!

    可同樣,蘇炎的拳頭也崩開,有著一道深入骨髓的劍痕。

    “圣子......”

    劍宗三大奇才驚顫,圣子敗掉了,傷勢極為慘重,手臂都被廢掉了,抬不起來。

    天地間的氣氛壓抑到極致,蘇炎還是高高站立,如浴血的戰仙。

    “這是,初始經嗎?”

    范劍并沒有氣餒,他感到震撼,同樣他清楚,即便是蘇炎沒有初始經自己也很難壓住她,但是同樣蘇炎想要斬殺范劍,難度也很大。

    “不錯,但并非史上最強大神通!”

    蘇炎點頭,不過道出的話,讓劍景山發毛了,這家伙難道還掌握史上最強大神通!

    “哈哈....哈哈!”

    范劍仰天大笑:“我劍宗,開宗千萬年,也有驚世神通,那么現在,就開始吧,讓我來領教領教史上大神通的威能!”

    “圣子......”

    劍宗三大奇才吃驚,范劍的確掌握超強神通,可一旦施展對他的虧損也很大!

    但是現如今,范劍不得不爆發了,抽出了背負的粗大殺劍,整個肉身仿若和殺劍融為一體,爆發出最強的絕學!

    一瞬間的光輝,洞天世界仿若不復存在,唯有一口劍胎,壓塌了小天地,流淌出的劍鋒,霸絕天穹,足以絞碎漫天大星!

    “殺!”

    范劍大吼,霸天劍訣釋放,震懾天地乾坤,都要崩斷輪回大道,竟是恐怖無邊!

    “如你所愿,劍道決勝負!”

    恍然之間,前方矗立的宏大身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口黃金劍胎,劍鋒外泄的時刻,斬裂天下仙道的誅天氣息,激蕩而出!

    這是足以斬裂天下萬仙的氣息,天地乾坤都在顫栗!

    劍宗三大奇才石化......

    整個洞天世界,兩大殺劍遙遙相對,皆是洶涌到狀態!

    當他們即將碰撞在一起的時刻.......

    整個洞天世界,宛若潰滅了,衍生出一條古老的隧道,充滿大破滅氣息,通往神秘之地.......
惠泽社群六肖六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