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神話版三國 > 第三千三百零二章 所求為何
    漢帝國要是有十億人口,到時候,羅馬算什么?打你十個羅馬都沒問題!什么叫做天下無敵,這就是天下無敵!

    這可是三世紀開篇啊,剛剛進入三世紀就擁有了讓漢室通往十億人口的正確道路,其他國家還是歡快的升天算了。

    要知道這個時代全球人口也才兩億,漢帝國也是能將人口堆到十億,那別說是一統歐亞板塊了,就算是一統全球都沒有任何問題,那種規模的人口,足夠橫推了整個世界。

    可以說是在之前陳曦一直惆悵的人力問題,惆悵的版圖人口密度問題,惆悵的國家可承受極限問題,在自身的能力和會稽王氏相結合之后,直接被強行解決了。

    別說建立泛漢文化圈了,就算是建立人類革新聯盟都可以了。

    “原來是這樣,這件事來找我王氏也是應該,陳侯盡管規劃,之后我王氏就會派人前去支援。”王良并沒有理解陳曦那種偉大的理想,雖說不明白陳曦想要干什么,但確實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圍之中。

    “多謝,此時若成,蒼侯身側必然會有王氏的一個位置。”陳曦鄭重其事的說道,王良不由得一愣。

    蒼侯曲氏現在啥待遇,整個中原都知道,曾經一路滑落到千年世家地板磚的曲氏,現在再一次壯大到所有人都為之側目的程度。

    什么是圣人,這就是圣人,沒有什么太多的理由,能坐在那個位置上,靠一張臉吃遍天下,就是因為他能讓百姓吃飽飯。

    別的理由都可以往后,吃飽了才有其他玩意兒說話的余地,所以曲奇的五石糧出來之后,各家各戶不管和曲氏關系好不好,見了都會給個面子,吃這種東西,畢竟不同于其他。

    其他家族見到這種待遇難免羨慕嫉妒,可不管再怎么嫉妒,再怎么羨慕,曲氏的地位是基本沒辦法動搖的,這天下,前年流轉,唯吃永恒,其他的東西沒了未必會完蛋,可沒飯吃了真的會完蛋。

    自然王良在聽到這件事干成蒼侯的廟宇里面能有自家一個位置,豈能不驚,畢竟曲奇的廟那可是正兒八經是由百姓立起來的,而不是官方強行豎起來的神位。

    “沒開玩笑的,你家現在掌握的力量真的很有用,能讓曲氏將之前就研究出來,但是礙于地力不敢使用的良種釋放出來,就憑這一手你們就足夠坐在他的旁邊了。”陳曦笑著說道,“你家真的很有前途。”

    “萬物出乎震,震為雷,故曰驚蟄。是蟄蟲驚而出走矣?易曰雷天大壯?”王良帶著些許迷惑看著陳曦。

    陳曦沉默了一會兒,腦子里面自動翻譯成功,隔了一會兒點了點頭,然后腦子里面不由自主的想了一件事,如果按照這個記載的話,記載這些玩意兒的人都是公元前的人了吧。

    “我記得這個歷法好像是石家的先祖編的,啟蟄這個說法也是他們家搞出來的,春雷起,萬物萌也是他們家提出來的,至于雷天大壯這個卦那就更早了。”王良有些奇怪的看著陳曦,“也就是說雷電真的有肥沃土地,使萬物萌發的功效?”

    “這個我得想想,到底到底是春雷出現的那個點,大地回春,還是春雷讓土地肥沃。”陳曦也有些尷尬,因為他還真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如果不是王良的回答,他甚至不會去想這些。

    “啟蟄的說法是大地回春,但雷天大壯這個卦象,最開始的本意,不加延伸的話,其實是雷電促使萬物茁壯。”王良想了想說道。

    “這樣的說法使得我不得不思考一下當年的祖先們到底在研究什么?他們到底觀察到了什么東西?”陳曦無語的說道,如果按照王良的說法,那中原這邊發現雷電和土地肥力之間的關系,怕是得追溯到商周年間了,這群神仙們到底是在干什么。

    “誰知道呢,我很多時候都無法理解我家祖先當年是這么研究出來雷電和磁石的關系的,實際上還有我到現在也沒明白當年第一個喝牛奶的人到底是對牛做了什么。”王良開了一個無良的玩笑,陳曦不由得一樂。

    “王家主倒是灑脫,不過也對,祖上到底是想干什么,我們既然已經無法追溯,那我們就做好我們該做的事情就可以了。”陳曦端起酒樽笑著說道,會稽王氏會選擇王良作為家主也是有理由的。

    “也對,此事既然是利人利己,我王家義不容辭,不過我家人數有限,只能一地一地的進行建設,還請陳侯原諒。”王良眼見陳曦的神色,便知道這件事雙方都很滿意,可就算是如此有些話也必須要先說在前面,畢竟做不到就是做不到。

    “盡力而為即可,我也沒要求在接下來一兩年講將件事做完。”陳曦點了點頭說道,有些事情按照百年大計來搞就是了,畢竟要修的地方不在少數,而會稽王家人數本身就不多,慢慢來就是,剛好一邊修建,一邊看看效果,省的浪費。

    “多謝陳侯理解。”王良欠身說道。

    “本該是我感謝王氏的幫助。”陳曦笑著說道,舉起酒樽敬了王良一樽,對方頗有些失措的意思。

    陳曦并沒有在王家久留,王良可能也是明白他們家的情況并不適合外人長時間呆在他們家,畢竟王家時不時就會出現爆炸的聲音,非王家人在這里難免會有些提心吊膽。

    “家主,和王家談妥了嗎?”陳曦上車,王家送出族地之后,陳蕓才小聲的詢問道。

    “嗯,談妥了,會稽王家本身就屬于那種不怎么參與政治斗爭的家族,他們求得東西很簡單,擺在臺面就可以了。”陳曦平靜的說道。

    “這樣啊。”陳蕓帶著些許的長音,明顯有些猶豫。

    “怎么了?”陳曦隨口詢問道,實際上他知道陳蕓想說什么。

    “家主,我們接下來去哪里?”陳蕓瘋狂暗示。

    “都到這里,還能不去一趟陳家的族地?”陳曦翻了翻白眼說道,他又不是不懂人情世故,如果沒有進城,陳曦倒還可以不去陳家,但已經到了新城了,那就必須要去陳家,畢竟不管怎么說,陳曦的身體之中還是流淌著老陳家的血。

    “哦,您稍等一下。”陳蕓趕緊從一旁車廂的抽屜之中摸索出來數個之前就準備好的禮盒,然后快速的扎好,雙手抱起來。

    “這些是?”陳曦好奇的看著陳蕓,他車內有什么東西他自己都不知道,畢竟他又不怎么用那些東西。

    “是甄夫人給您準備的禮物。”陳蕓低頭小聲的解釋道。

    “這還真是奇怪了,這不應該是簡兒的工作嗎?怎么會讓宓兒來做?”陳曦笑著說道,但不管是誰備上的禮物,這個時候陳曦也該帶上,畢竟是去見陳家的長輩,豈能空手而去。

    陳曦策馬抵達陳氏門口的時候,已經有陳曦的遠房族兄在迎接,陳曦直接將禮物和禮單一并給了族兄,然而也沒有讓人引路,直接帶著陳蕓朝著內院走去,其間不少侍女和護衛躬身施禮,也只有在這種地方陳曦才能清楚的感覺到這些世家的強大。

    “老家主可在里面?”陳曦進入內院,拐到西側宅院,門口有一護衛靜靜地站立在原地,眼見陳曦過來也沒開口,只是微微欠身,而陳曦則是小聲的詢問道。

    “已經睡了一個時辰了,陳侯還請稍待,或者前往東院那邊休息一二,等老家主蘇醒,我等會知會您的。”護衛小聲的說道。

    “進來吧,老夫還沒睡著。”沒等護衛講話說完,西側宅院里面就傳來了陳紀帶著倦意的聲音。

    “打擾了,伯父。”陳曦一改之前的語氣,溫和的回答道,而后伸手推門跨步入內,而且少有的讓陳蕓不要跟進去。

    陳曦推門而進的瞬間就感受到一股熱浪,不由得看了看已經起身,用被子蓋住腿腳,坐在炕上的陳紀,相比于當初在長安開會時的氣勢,現在的陳紀明顯衰老了一截。

    “怎么用這種表情看著我?”陳紀從一旁拿起拐杖,敲了敲土炕的邊緣,示意陳曦坐上去,而陳曦也沒有拒絕。

    “只是數年未見,不想伯父已經衰老到了這等程度。”陳曦褪下靴子,跳上土炕,“伯父,在這邊感覺如何?”

    “不折騰的話,在什么地方都不錯。”陳紀倒是看得非常開,畢竟他們家的功業距離完成已經不怎么遠了,因而哪怕是身體因為歲月的問題已經有些疾病突發,但精神頭卻一直是相當不錯。

    “這樣啊,我還以為伯父您會出國去。”陳曦笑著說道。

    “我又不是皇甫義真那家伙,哪怕可惜當年的情況,也不會生出非要去戰場見個生死的想法,我們這些人的能力,在后方就足夠發揮了。”陳紀平淡的說道,“說吧,小狐貍,這次你來有想要什么。”

    說這句話的時候,陳紀的眼睛就像是狐貍一樣吊了起來,看著陳曦的時候,莫名有些殘忍。
惠泽社群六肖六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