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網游之夢幻法師 > 第二十一章 凍土決戰⒄吸血沖動
    最后,宮右梅莉是被楚扉月踢出去的。以前楚扉月是真沒看出來,這位小姐姐的作死精神竟然這么強大,可能是算準了楚扉月不會對她怎么樣一樣,宮右梅莉在楚扉月的靈魂里肆無忌憚的反復橫跳,把楚扉月撩撥的心火浮躁,差點就一個沖動直接把宮右梅莉拉過來不讓她走了。真的是,竟然懷疑他的男子氣概,以前怎么沒感覺她這么皮?

    好在楚扉月的理智還在線,宮右梅莉也沒有真的把自己往楚扉月的嘴邊上送。在把楚扉月撩到即將爆炸的臨界點之后,宮右梅莉輕笑了一聲,借著楚扉月的力,從楚扉月的靈魂中退了出來。

    靈魂層面上的秩序之力暴走被壓制了,身體上的秩序之力暴亂也被宮右梅莉解決了,等到宮右梅莉從楚扉月的身體中退出來,楚扉月立馬恢復了對自己身體的掌控權。將自己的靈魂重新填充自己的身體各處后,身體上幾乎無處不在的痛楚就如同錢塘江大潮一樣,朝著楚扉月的意識拍了過來。

    “嗚……呃……啊………嘶……哦……”楚扉月發出了一連串奇奇怪怪的聲音聲,然后才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首先看到的是逐漸清澈起來的天空,然后就才是宮下來妃柔長的白金色長發。緊接著,宮下來妃低下頭,和楚扉月的眼睛對視起來。

    “渴了吧。”宮下來妃并沒有職責楚扉月的魯莽行為,只是摸出來了一瓶他最喜歡的冰紅茶,擰開蓋子,抬起楚扉月的上半身,將冰紅茶送到楚扉月的嘴邊。

    在自己虛弱的時候,身邊有人關切著自己,照顧著自己,這是一件很讓人安心的事情。

    楚扉月已經逐漸適應了自己身體上的痛苦,正好感覺口干的要命。宮下來妃在這個時候把水送過來,正和他的意。他點了點頭,抬起手來,自己抓住了冰紅茶的瓶子,捏著瓶子咕咚咕咚的喝了好幾大口,喉嚨里的干澀感才終于消退了。

    喝下了水之后,楚扉月感覺自己好多了。他在宮下來妃的手上借了一把力,從宮下來妃的膝蓋上坐了起來,然后自己打開了無盡世界,從里面拿出了好多好多的吃的,開始狼吞虎咽起來。

    烤腸、烤肉、燒餅、肉夾饃、羊湯……楚扉月這好長時間以來,一直儲存在無盡世界當中的食物終于有了消耗它們的地方,現在的楚扉月已經完全被饑餓感支配,他的肚子就像是一個無底洞一樣,不管填進去多少食物,都不會有任何的反應。

    其實這也沒有什么可奇怪的,因為楚扉月剛剛嚴重透支了自己的力量,雖說現在稍微補回來了一天,但楚扉月身體上的虧空依然十分的嚴重,他缺的其實根本就不是食物,而是能量。元素精靈是本質為能量體的唯心生物,本源之力才是她們的立身之本,楚扉月虧空的雖然不是自己的本源之力,但秩序之力與混亂之力同樣是他身體的重要組成部分,這兩種力量無法維持平衡之后,楚扉月必須補充大量的能量,并將這些能量作為砝碼不斷地累加在天平的一端,直到天平重新恢復平衡。

    幸好元素精靈的體質是可以將入體的食物瞬間分解成能量的,如果不是這樣,照楚扉月現在這種吃法,他要不了多久胃就會被撐炸的。

    然而,楚扉月這種沒有節制的狼吞虎咽其實根本就沒有意義,準確說應該是雖然有意義但杯水車薪。楚扉月缺了多少魔力,那是海量,這些普通的食物中又能蘊含多少魔力,如果只是吃這些食物來補充魔力,楚扉月恐怕要吃下幾卡車才能恢復正常。

    肯定是不能這樣的,宮下來妃也不忍心看到楚扉月遭受這樣的痛苦,所以她根本沒有怎么猶豫,直接就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將自己的手指捅進了楚扉月的嘴里。

    “唔……”楚扉月被自己的女朋友用手指頭插了,難免停頓了一下,抬起眼睛看著宮下來妃。宮下來妃罕見的露出了憐惜的眼神,她在給自己手指上的傷口加壓,加快自己的血液流進楚扉月口中的速度。

    宮下來妃的血,或者說源靈的血液中普遍蘊含著龐大的魔力,而楚扉月現在缺少的就是魔力,所以如果狐貍們愿意的話,其實她們的精血才是解決楚扉月的饑餓的最好的“食物”。

    然而狐貍們的血可比普通人的血珍貴多了。正常人身體當中的血液不過是一種搬運氧氣和其他身體必要物質的工具,就像是一列永遠都不會停下跑動的貨車,如果鐵軌壞掉了,它也會出軌,跑到鐵軌外面去。而狐貍們的血呢,那是她們的魔力的濃縮,全部都是濃縮成液體狀的極高純度的魔力,每一滴都蘊含著龐大而精粹的魔力,同時也是她們賴以生存的生命。捅普通人一刀,血立馬就會從傷口中涌出來,而如果是狐貍們的身上多了這樣一道傷口,唯一的可能就是傷口快速自我愈合,一滴血也不會從傷口中流出來。每一滴血液都被狐貍們精確地控制著,狐貍們想讓它們怎么流動就怎么流動,如果她們不想,別說是一個傷口了,就算身體支離破碎,她們也不會流出哪怕一滴血來。

    如果狐貍們是100級的全盛狀態,失去一點血液自然是沒有什么。可現在大家都不是最好的狀態,等級的下降最明顯的體現就是在魔力的總保有量上面,狐貍們的魔力總量甚至連楚扉月都不如,只是她們對魔力的利用效率比楚扉月高得多,所以看起來才比楚扉月更加的肆無忌憚。可是現在這是魔力引渡,是純粹的魔力上的加減,這正是現在狐貍們的短板。這也是為什么楚扉月在喝過宮下來妃一次血之后就禁止她再這樣做的理由,當時小姑娘臉色蒼白的虛弱樣子讓楚扉月心疼死了。

    但是這一次,楚扉月心中對魔力的渴望已經壓過了他的理智。嘴里出現了富含魔力的血珠后,楚扉月的第一反應并不是將宮下來妃的手指甩開,而是下意識的瞬息了起來。

    魔力重新充盈的感覺簡直比嗑·白·面還要給力,楚扉月一個不小心就沉迷其中了。楚扉月的魔力值在快速的回升,身體中的不適感也在快速的消退,這種重獲新生的感覺真的棒極了。

    猛地,楚扉月終于意識到了自己正在干什么。他連忙睜開眼睛,一把將宮下來妃的手指從自己的嘴里拔了出來,然后朝著宮下來妃看了過去。

    小姑娘又被楚扉月吸貧血了,她本來皮膚就白,現在臉色更是一點血色都沒有,甚至就連嘴唇都有種因為失血而發青的感覺。雖然身體已經搖搖欲墜,但是看到楚扉月恢復過來了,她還是露出了一個虛弱的淺淺的笑容。

    “親愛的,你沒事了……太好了。”

    楚扉月盯著宮下來妃小小的身子,良久之后,他張開手,將宮下來妃抱到了自己的懷里,把自己的臉貼在了她的臉頰旁邊。

    “下次不要這樣了,我那樣又不會死,反倒是現在看到你這樣,我的心可是疼死了。這筆生意怎么算劃不來,你說呢。”

    “我愿意。”小姑娘的聲音低得幾乎聽不見。

    “好了你就先別說話了,快去休息吧……要不要我叫沁月給你準備點豬血?”

    宮下來妃不想說話了,把自己的小臉靠在了楚扉月的胸膛里,閉上了眼睛。

    小女朋友喜歡黏著自己,當然沒有什么不好的了。反正現在洛基已經死了,這片大陸上應該已經沒有什么能夠阻擋星守們前進的力量,所以楚扉月認為自己確實可以休息一下,好好的陪一下自己的小女朋友。

    雖然極北大陸的風很冷,但有避風結界存在,楚扉月和宮下來妃顯然不可能被凍著。事實上,這種被低氣壓籠罩的天空有著別樣的韻味,天上的云層被壓的很低,就像是只要伸手就可以摸到一樣。在這樣一片萬籟俱寂的天地之下,親密相擁,頗有一種遺失而孤立,此世之間便只剩彼此的感覺,對親密的愛侶來說,屬實不錯。

    楚扉月抱著宮下來妃,宮下來妃也抱著他,兩個人在這種氣氛下都沒有說話,一起望著天空,卻感覺對方的心跳正在與自己同步,楚扉月甚至產生了一種自己知道宮下來妃現在正在想什么的感覺,他相信宮下來妃也是這樣想的。

    正巧這個時候,宮下來妃轉過頭來,微微仰著頭,半瞇起了眼睛。

    楚扉月低頭,吻了上去。

    舌頭一下子被吸住了,宮下來妃本來想說的話一下子就被憋了回去,她的表情停頓了一下下,但緊接著便沉浸在了這份突然的親熱當中。

    很明顯,宮下來妃剛才是想說什么的,但是楚扉月回錯了意,還以為小姑娘是想和自己接吻,于是主動湊了上來。

    不過看樣子,應該也不是什么要緊的事。至少,在宮下來妃眼里,沒有比和楚扉月接吻更重要。
惠泽社群六肖六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