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大清隱龍 > 3939 蔡璧暇特使
    “然后派……”李拓話說了一半突然停住了,他仔細思考了一小會,也就兩三分鐘之后突然笑道。

    “你們就這樣跟死者家屬們說,讓他們不要鬧,不要鬧……俠王五爺一定會給他們一個交代,不相信咱們難道還不信五爺的聲望嗎?”

    “跟他們明講,今天朝廷先暫時一人提供一口松木棺材,讓遇難的兄弟先停靈!這只是臨時的!”

    “只要他們不鬧事兒,配合五爺的安民差事,最后五爺保證他們每家都能換一口鐵木棺槨!”

    “啊!鐵木的?這得多少銀子啊,而且這木料一下也搞不到那么多啊!”小吏吃驚的問道。

    晚清等級社會,人們用什么東西都是有規矩的,楠木金絲楠都是皇帝王爺們才能用的材料,而普通人是無權享用的,你有銀子都不敢用!

    普通人所用木料最高貴的也就是鐵木了!

    而鐵木這種植物只生長在高山上,還沒有人能人工栽培,所以這種木料只能依賴野生!

    幾千年來,中國北方的鐵木早就已經砍伐殆盡了,所以人們才大量的使用松柏杉木等材料打造棺材!

    如今李拓說要給五百戶全換成最好的鐵木棺材,下面的人全都楞了,不可思議的看著他。

    李拓笑著說道“鐵木這東西在咱們北方算是絕種了,在南方云貴地區還有但是都藏在人跡罕至的大山深處!”

    “確實珍貴,非常珍貴……但是對于有些人來說,這木料可并不稀罕!”

    “你們別看我,我可沒有那么大的本事……不過我沒有,他肖樂天有啊!華族勢力已經擴張到呂宋和婆羅洲了,你們知道那邊什么最便宜嗎?”

    “木料啊!全都是原始的森林,幾百年的木料有的是……甭管你花梨木、雞翅木、紫檀木、金絲楠木還是鐵木……都有的是!”

    “既然辦交涉咱們就得漫天要價,怎么也得讓他們給咱們出一批好木料來安民!”

    “殺了咱們這么多人,想一走了之?不可能!”

    底下人無比佩服的仰望李拓“大人真是見識廣……可是那肖樂天兇狠無比,會聽咱們的?”

    “會!一定會!”李拓眼中散發出狡黠的光芒“肖樂天雖然殘忍嗜殺,但是本質上他還是一個生意人!”

    “這生意人有一個最大的特點就是肯討價還價,也允許你討價還價!他鬧出這么大事情來為的什么?還不是他那一系列的工業賺錢的計劃!”

    “只要能順利的搞工業賺大錢,他怎么會心疼五百口鐵木棺材的小錢呢?你們放心吧,就這么去說,先讓這些旗人大爺們別鬧了!”

    “再說了,你有本事鬧去找華族鬧啊!跟咱們自己人鬧個屁!”

    眾人這才恍然大悟,拱手告辭各自領命去安定民心!

    李拓是五爺點名要過去幫忙的,這善后的事情千頭萬緒奕誴沒有這么一個好手在身邊扶持,他還真是撓頭!

    也正是因為有了李拓這能吏來出謀劃策,他才能放心的在太和門這里商議政務,安靜的等著蔡璧暇這位重要的特使進宮!

    此時的蔡璧暇已經進了東安門,轎子已經進入到了皇城區域,她滿腦子都是剛剛大街上混亂的景象,死難者家屬和清軍官兵吵鬧在一起,哭聲震天的場景讓她難以忘懷!

    “這就是弱國啊!弱國就是這么的挨欺負……被打了也只能窩里斗!末世景象啊!”

    “但愿我華族永遠沒有這一天,但愿那些漢人們能夠早早的醒悟……這幸福的日子,是不能指望這個腐朽沒落的朝廷的!”

    “偌大的紫禁城,看起來金碧輝煌,也不過就是封建王朝的大墳塋而已!”

    轎子進入東華門之后就不能再往前了,蔡璧暇和侍從女兵們快步向太和門走去,一身身筆挺的軍裝靚麗的刺眼!

    御林新軍中的那些軍官,都有在華族受訓的經歷,看到這一身軍裝內心百感交集,一方面他們痛恨昨夜華族不宣而戰的偷襲,而另一方面又禁不住的想念起在琉球集訓時候的一幕幕!

    那種和平富足而且自由,文化藝術昌盛的盛世景象,真是烙印在骨頭里也忘不掉的!

    極其矛盾的目光,目送著蔡璧暇走進協和門直奔太和門而去,這時候馬銘等人才突然閃過一個念頭!

    “我靠!這是女使節啊!咱大清二百年,第一次讓女使節進皇城見皇上了!哎呦喂……老規矩又破了一條!”

    可不是嗎,當蔡璧暇沿著金水河氣勢十足的走過來這一幕落到那些帝國重臣的眼中后,所有人心中都翻騰起各種滋味,酸甜苦辣咸交織在一起!

    載淳看著女神越來越近,心里咯噔一下差點失態的下臺階去迎接,但最終還是忍住了!

    “華族特使蔡璧暇……拜見陛下!”大四喜拖著長音喊道。

    蔡璧暇走進兩班群臣之間,抬頭看了看臺階上的小皇帝,又環顧四周甚至有興趣打量了兩眼太和門前那巨大的石頭獅子!

    這無禮的舉動熱鬧了一干文臣,翁同龢第一個跳了起來“大膽!見到皇上因何不跪!”

    “跪下!無禮的番邦野人……跪下行禮!”周圍人也鼓噪了起來,沖著蔡璧暇大聲的嚷嚷!

    蔡璧暇也不在乎這種小場面,只是扭回頭接著看著熟悉的臭小子,在華族的時候自己沒少踢他的屁股,可是今天卻穿著龍袍人五人六的!

    畢竟是外交場合,還是要講究禮節的,蔡璧暇抬手向載淳行了一個軍禮“陛下!我們拖的時間太久了,很多事情早就應該議一議了!”

    “如果朝廷早肯見我,早肯談判……又何必鬧到今天這個地步呢?”

    “狂妄,狂悖!”李鴻藻氣的額頭青筋都蹦起來了“陛下!請重重治罪,番邦小民居然如此無禮!”

    “跪下!跪下……”左右兩班群臣瘋了一樣的吼叫。

    蔡璧暇依然抬頭看著載淳“皇上……你想我跪下嗎?嗯……”

    載淳不敢跟女神對視視線,眼神左躲右閃“嗯……好了好了……蔡璧暇曾經教過朕一些航海通訊的知識,也算是小半個師傅了!”

    “行軍禮就好,不用跪了!”

    “哈哈……多謝陛下了!不知道陛下今天召喚外臣而來……是不是要談談以前承諾的事情啊?”

    載淳冷哼一聲“哼!那些事情先放一邊……朕今天來是向華族表示強烈的抗議!”

    “這京師那是大清國的帝都!你們昨夜的行為就是不宣而戰!你必須給朕一個解釋!朕保留所有報復的權利!”

    當著群臣載淳必須要拿出一國之君的氣勢出來,只可惜這氣勢對蔡璧暇實在是無效!

    “解釋?那么我請問陛下,我華族科學議會的議長黃先生……怎么就被你們扣押起來了?”

    “到底是誰無禮在前?我堂堂華族議會的議長,地位堪比當朝一品大員,是你們說抓就抓的?”

    “你先給我這個解釋!”
惠泽社群六肖六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