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帝火丹王 > 第3475章 裝模作樣
    “馮統領也無需害怕,我們倆只是為了天謳國的未來著想,那宋立必須得除掉,若是不除,陛下定然被他蠱惑,你也看出來了,其實現在是天謳國的機會,可畢竟顧念與宋立的就請,就是不肯派兵進攻西州,若是宋立死了……”

    馮啖一邊認真的聽著,一邊微微頷首,看上去十分贊成付聰和付宣的說法。

    “老夫倒是覺得,如果陛下進攻西州,將西州和南州同時納入天謳國國境內,主將人選倒是非馮統領莫屬啊。”付宣微微笑。

    馮啖心中暗笑,付宣和付聰還真是了解自己,知道自己最大的愿望就是率領西境大軍,將西州和南州全都吞并掉,立下不世功業。

    然而,這份功業,他卻只愿意為付彰立下,旁人,馮啖根本不作考慮。

    因為,付彰才是對他有知遇之恩的那個人。

    不過,此時他還要裝一裝的。

    “兩位王爺,當真……當真讓本統領受寵若驚……”

    付聰笑道:“你也用不著受寵若驚,若是宋立活著,陛下根本不會生出進攻西州和南州之心,所以說……”

    馮啖思慮了下,想了半天后,銀牙緊咬,道:“兩位王爺說吧,我該如何配合你們,為了天謳國的大業,本統領將……”

    付聰還咩有聽馮啖說完,便大喜過望。

    “哈哈,統領果然是深明大義之人……這樣,你將甕福之事大事化小,最好想辦法將其交給我們倆,接下來的事情,由我們倆處置,放心,宋立活不出天謳國的。”

    付宣繼續道:“宋立一死,我們兩個便會帶領群臣,向陛下上疏,進攻西州和南州,至于主將人選嘛……那自然是統領你了。”

    馮啖裝出一臉惶恐的模樣,連忙道:“多謝兩位殿下,多謝兩位殿下。”

    付聰扶起馮啖,道:“別高興太早,宋立那家伙十分的難纏,若是被他抓到把柄,并且告知陛下,陛下雖然不至于將我們倆怎么著,但少不了一頓批評,所以……”

    馮啖道:“兩位王爺放心就是了,甕福現在就在我的手中,宋立想要帶他見陛下,根本不可能,沒有甕福,宋立被襲擊的事情,只是他空口胡說,誰又會相信呢……再者說了,他一個法魂境七層修煉者,對付兩名神混境強者,任憑他跟任何人去說,對方都不會相信的,包括咱們陛下。”

    “不錯,正是如此……”付聰道。

    馮啖繼續道:“衛戍軍由我統領,我自然有信心控制住消息,這樣吧,入夜之后,我將甕福交給兩位殿下,也省的旁人看到節外生枝。”

    付聰心中其實生出一絲不好的預感,這預感來自于何處,他也不知曉。

    不過此時馮啖的提議已然讓他很滿意,他也不好說什么。

    “既然如此,那就有勞馮統領了,只不過宋立那里該如何解釋?”付聰問道。

    看的出來,付聰還是非常小心的,若非迫不得已,他也不會在根本對馮啖沒有太多了解的情況下,強行拉攏馮啖。

    “很簡單,甕福在看押當中自殺了……至于尸體,我自然是有辦法的。”

    付宣也十分小心,思慮了半天,也沒覺得有什么不對勁,心下也長出了一口氣,看來這一劫他和付聰算是躲過去了。

    付聰卻仍舊不怎么放心,他總是覺得這一切顯的太過順利的。

    不過仔細思慮了一下,他也沒有發現有什么可值得懷疑的地方,索性便應道:“好,那就這么辦,夜里我們兩人會去驛館見你。”

    馮啖平靜的點點頭,心里頭卻不是很平靜。

    他只是一個武將,卻有機會將兩名皇室坐實罪名,心里頭還是有著一份成就感的。

    而且,他十分的清楚,這件事情如果辦好了,付彰是絕對不會虧待他的。

    三個人又裝模作樣的閑聊了一陣,不再提宋立和甕福,然而,三個人均是各懷鬼胎,心思根本不在閑聊上。

    過了一會,馮啖便找個理由離開了。

    他不知道宋立準備的如何,是否已然見到了陛下,付彰又會對這事情做出何種反應。

    他現在只能寄希望于如宋立所言,付彰真的有心將付宣和付聰除掉,那樣的話,在此事上他便會是大功一件。

    如果事實不如宋立說的那樣,他不但無功,反倒是有過錯。

    現在想這些也沒有什么用了,一切都要等到夜里才可能有個結果。

    回到驛館,馮啖又囑咐自己的親信,一定要對甕福嚴加看管,絕對不能讓甕福逃掉。

    時間過得很快,眼看著就已經快要到傍晚了,馮啖還沒有受到宋立的消息。

    而在這個時間段內,宋立也沒有來。

    實際上,兩個人早就約好了,下午宋立不會出現在驛館中。

    宋立也猜測到了,無論是付宣還是付聰,都應該不會光憑借幾句話就信任馮啖。

    所以,他們會派人監視馮啖的,宋立當然不可能在這段時間里來見馮啖,免得受到付聰和付宣的懷疑。

    馮啖還真的發現,自從他離開了酒肆沒有多久,驛館之外便有可疑的人出沒,應該便是宋立所說的監視他的人。

    好在,宋立早就料想到了,中間也沒有出什么差錯。

    眼下這個時候,距離馮啖和付宣、付聰約定的時間不到兩個時辰了,宋立和陛下還沒有任何的消息,這讓馮啖一時之間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就在這個時候,馮啖身后響起了宋立的聲音,“怎么,等的不耐煩了。”

    馮啖不禁打了個激靈,猛地回頭,見宋立就站在他的身后,“你,你從哪里來的。”

    宋立做了個噤聲的手勢,示意馮啖小聲一些,免得被監視驛館的人聽到。

    馮啖下意識的點點頭,平靜下來后,馮啖這才注意到,宋立的身后,還跟著另外一個人,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付彰,而付彰身邊,還跟著一個老者,這名老者馮啖是認識的,正是天謳國朝廷的刑部尚書黃建。

    “陛下,黃尚書……”馮啖喃喃道,下意識的就要俯身跪拜。

    付彰上前兩步,將馮啖給扶住,道:“這里不是宮內,無需多禮了。”

    宋立這個時候開口道:“我們不能從正門進來,你也知道,正門已經被人嚴密監視了,說起來這兩個家伙還真是夠小心的了。”

    付彰道:“他們倆夠小心不仍舊被你這個家伙擺了一道。”

    宋立微笑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可不愿意理會你們天謳國的事情,誰讓他們招惹我了。”

    說著,宋立看向黃建,道:“黃大人,不知道天謳國中,暗殺他國使臣,還是在皇城之中,會是多大的罪過?”

    黃建顯然對宋立沒有多少的好感,面色嚴肅,道:“皇城內殺人,乃是死罪,無論是殺誰……不過殺人未遂,那就不一定了,何況,你宋立要構陷的可是皇族。”

    一旁的付彰輕笑了一聲,道:“黃卿,此言差矣,這小子并非構陷。”

    黃建想了一下,道:“老臣明白陛下的意思,無非就是說兩位殿下已經派人截殺宋立了,可是,畢竟殺人未遂,而且兩人還未親自出手,無論如何也構不成死罪。”

    宋立著實有些無奈,這個黃建太過死板,難道你這個老家伙看不出來,你們的陛下就是想要定下付宣和付聰死罪么。

    即便對方不是死罪,你這個刑部尚書但凡開眼一些,也要想辦法將對方坐實成死罪吧。

    唉,這樣不開眼的家伙太多,難怪付彰這個皇上當的不順心呢。

    “呵呵,你是做刑名的,難倒你真的相信,付聰和付宣只是單純的為了截殺宋立,截殺宋立對他們而言,又有什么好處?”

    付彰冷笑了一聲,有關于付宣和付聰兩名皇室成員,他當然不可能什么都聽宋立的,下午的時候,他也做過一番調查。

    付彰心里頭是非常清楚的,付宣和付聰聯手,那么他們的目標只可能是一個,那就是他付彰的親生兒子付霖。

    在付霖的府邸查探了一番,沒有查出任何東西。

    付彰隨后又派人在后宮秘密的查探了一番,倒是有些收獲,抓到了幾個人。

    審問一番,自己也審問出一些東西了。

    付彰現在心里頭基本上已經確定,付聰和付宣此次截殺宋立真正的目的并非宋立本人,而是皇后。

    皇后是付彰的逆鱗,付宣和付聰這一次的目標是皇后,徹底的激怒了付彰。

    付彰的確有心為自己的兒子付霖鋪平道路,但是卻始終都沒有下決心如何處理付聰和付宣。

    付彰本就是一個將親情看得極重之人,盡管說當了兩年的皇帝,讓他有些變化,但是在他心里頭,還是不愿意殺了付聰和付宣,可以選擇低話,他更愿意將兩人貶為庶人,讓他們倆日后沒有機會跟付霖爭奪皇位也就罷了。

    然而,今天下午在后宮查探出來的東西以及從幾名宮女、內侍口中審問出來的消息,讓付彰打定了主意,此次必然會要了付宣和付聰的性命。

    怪不得他狠,是付宣和付聰儼然已經開始為了皇位不顧一切了,這種情況下,付彰沒有選擇。
惠泽社群六肖六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