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人皇紀 > 第二千一百五十二章 諸國會盟!
    “你來了。”

    看到眼前出現的王沖,李亨點了點頭,整個人放松了許多:

    “準備好了嗎?”

    “請陛下下令!”

    王沖恭恭敬敬道。

    “鏘!”

    下一刻,李亨神色一凝,毫不猶豫抽出腰身上的天子之劍,鋒利的劍尖直指長空。

    “黃天在上,今諸國來犯,朕以大唐皇帝,圣皇天子之意,親命異域王王沖為九州兵馬大元帥,統領三軍,討伐來敵。”

    “各路大都護、大將軍,九州文武百官……,全部聽從王沖號令,違令者,斬!”

    “王沖,領旨吧!”

    鏘,聲音一落,寒光一閃,李亨手中的天子之劍猛然一轉,以雷霆萬鈞之速狠狠插在身前。

    那一剎,大地震動,整座校場都在微微顫抖。

    “臣,王沖領旨!”

    王沖低著頭,毫不猶豫道,那洪亮的聲音響徹天宇。

    聲音未落,一股精氣浩如煙海,瞬間從王沖身上沖天而起。

    轟隆隆!

    這一剎,就在天象世界中,天翻地覆,地動山搖,在無數天機術士的目光中,漫天群星之中,中土神州有一顆碩大的星辰光芒璀璨,突然離開紫微帝星向北移動,那肅殺的氣息如同一柄鋒利的長劍,遙指東北,威懾諸國。

    “是白虎圣君!白虎圣君要離開京師了!”

    “大戰將起,這是殺戮將開之兆,上一次白虎星動,大食覆滅,傷亡數百萬,如今白虎再動,還不知道要死上多少人。”

    “群蛟噬龍,進犯大唐,已經觸犯白虎兇星,白虎星動,一切已經不可挽回了!”

    “生靈涂炭,生靈涂炭啊!”

    ……

    這一霎,東南西北,整個天下,不知道多少天機術士感知到這一幕。

    “王沖,一切都交給你了。”

    點將結束,李亨望著身前的王沖,氣勢消斂了許多,不復帝王威嚴。

    先國后家,帝王事畢,便是兄弟朋友。

    “放心,我絕不會讓諸國的鐵蹄進犯九州,犯大唐者雖遠必誅!我絕不會讓他們全身而退!”

    王沖沉聲道,眼中也透出一絲狠厲之色。

    現在的大唐何等強大,擊敗了烏斯藏,覆滅大食,殺傷者以百萬計數,竟然連這樣都無法震懾諸國!

    要么是諸國野心太大,要么是大唐還不夠狠辣,過于心慈手軟,但無論如何,他都勢必糾正這個“錯誤”!

    “唰!”

    下一刻,王沖毫不猶豫翻身上馬,同時抽出身上長劍:

    “諸軍聽令,出發!”

    隨著王沖一聲令下,轟隆隆,地動山搖,校場上數以萬計的大軍立即開動,無數的士兵殺氣騰騰,迅速向著東北而去。

    諸國進犯,不止激起了王沖和朝廷的怒火,也同樣激怒天下間成千上萬的大唐子民。

    “殺!”

    “殺!”

    “殺!——”

    ……

    一陣陣怒吼聲中,整個大唐也有如一架巨大的機器以百倍于之前的速度全力運轉,那些招募而來的龐大兵力迅速按照計劃,快速填充到各地都護軍中,除了少部分趕往西北,進駐到烏傷的鋼鐵之城外,幾乎九成以上的大軍頂著風雪,以最快的速度朝著北方而去。

    神武軍、陌刀隊、烏傷鐵騎……,所有大唐最頂尖的鐵騎,包括巴赫拉姆統領的安格拉重騎兵,全部日夜不停向著東北而去。

    而在京師里,無數的百姓正默默的望著這支黑壓壓的大軍往北而去,氣氛壓抑到了極點。

    “爺爺,這場大戰,我們會贏的,對嗎?”

    人群中,一個四五歲的稚童突然對身邊那名高舉著自己的爺爺開口道。

    “會的,一定會的!”

    老人輕聲安慰道,但眉宇間卻不禁流露出絲絲的憂慮。

    諸國聯盟,這已經不是一個幽州的問題,現在整個九州大地所有人都知道,幽州,高句麗,奚、契丹,**厥,還有烏斯藏帝國……,大唐周邊幾乎所有的帝國都加入到了這場來勢洶洶,針對大唐的戰斗之中。

    大唐經歷了一場有一場戰爭,又是皇權更替,新皇登基,國力不穩的時候,情況對大唐極為不利。

    “異域王,這一戰就靠你了!”

    人群中,無數人望著北上的那桿巨大戰旗,眼中閃爍著同樣的希冀。

    風雨飄搖,不管面臨著怎樣的艱險和困難,大唐那邊就不會輕易動搖,這么多年,這已經成為無數大唐百姓心中堅定的信念。

    山雨欲來風滿樓!

    整個帝國的戰爭氣氛濃烈到了極點,大戰一觸即發。

    當大唐的注意力集中到王沖以及這場戰爭上的時候,沒有多少人注意,白茫茫的天地間,一道曼妙的身影佇立在京師西南的城樓上,撐著一把梅花油紙傘,身上披了件雪白鶴氅,正默默望著王沖離開的方向。

    “小姐,您……”

    后方,一名俏麗的丫鬟望著許綺琴的背影,欲言又止。

    “不必了。”

    許綺琴淡淡道,輕輕搖了搖螓首,似乎早已知道丫鬟要說什么。

    “男子漢大丈夫,桑弧蓬矢,射乎四方,當志在天下,這種時候我們就不必讓他分心了,讓他安心去吧。”

    身后,丫鬟怔了怔,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天地間,風雪呼嘯而下,許綺琴佇立在那里,默默望著遠方,一直注視王沖消失在地平線外。

    ……

    “轟隆隆!”

    “嗚!——”

    “咚咚咚!”

    當大唐兵馬夜以繼日,不斷朝著鋼鐵之城匯聚的時候,東北地帶,大唐邊陲,同樣是戰鼓隆隆,號角連天。

    **厥、高句麗、奚與契丹……,所有國家幾乎是傾巢出動,超過百萬計的大軍同樣不停朝著東北幽州,諸國事先劃定的地點,會盟而去。

    一陣陣密集的馬蹄聲在夜空中飄出很遠很遠,而隨著時間的過去,東北幽州上空的肅殺氣息則在不停的增長。

    就在距離王沖鋼鐵堡壘六百余里外的地方,四大兩小六根戰旗矗立在皚皚白雪中,而戰旗下,數道氣息磅礴,有如風暴般的身影聚集在一起。

    他們身后,千軍萬馬,人山人海,小小的一地,此時此刻,聚集了超過兩百萬的兵馬。

    “時間到了!”

    一個聲音開口道:

    “烏斯藏那邊可信嗎?我們真的需要立它的旗嗎?”

    “放心吧,大論欽陵他一定會出兵的!雖然烏斯藏的兵馬暫時被分割,但一樣可以替我們牽制大唐的兵力,而且,以大論欽陵的實力,相信最后也可以突破封鎖,和我們成功會師!”

    安軋犖山開口道。

    他依舊看起來矮矮的,胖乎乎,但顧盼間,卻自有一股令人不敢直視的霸氣和威嚴,時至今日,諸國已經沒有人敢小覷這個“捉奴將”。一個小丑般的捉奴將是絕不可能達到今天這種地步的,更不可能有如此野心,妄圖染指今日的大唐江山。

    “嗯。”

    聽到安軋犖山的話,所有巨頭紛紛點了點頭。

    雖然烏斯藏的兵馬還孤懸在西北,但安軋犖山既然這么說,那自然是沒有問題。

    “大食那邊呢?高仙芝和安思順都是能征善戰之將,手下的兵馬都是百戰之師,如果關鍵時刻,那支兵馬從后方突然殺出,恐怕會對我們極為不利!”

    就在此時,高句麗皇帝淵蓋蘇文一身鐵甲,突然開口道。

    誓師會盟之前,必須考慮周全,一旦出現紕漏,誰也擔當不起,特別是中土的那些大將軍,每一個,淵蓋蘇文都不敢輕視!

    ——寒潮降臨,高句麗帝國已經賭上了國運,失敗的代價沒有人承擔得起!

    “放心,等到我們出動,拂菻人就會全軍出動,進攻大食,牽制高仙芝和安思順。另外,巴格達那邊,到時候也會發些兵馬,雖然不足以擊潰安思順和高仙芝,但已經足以牽制他們了。”

    安軋犖山不動如山,言談間,流露出一股諸事周全,算無遺策的味道。

    “既然如此,那就沒有任何問題了!”

    眾人齊齊點頭,就連淵蓋蘇文也同樣如此。

    “唰!”

    下一刻,沒有絲毫的猶豫,五大勢力,四男一女,五位巨頭同時從懷中取出一柄鋒利的彎刀,在指尖一劃,滴噠,一滴滴殷紅的鮮血立即流淌下來,落入下方一個裝滿酒液的古樸方鼎之中。

    天氣酷寒,流水成冰,但是五位巨頭滴落的血液,卻是熱氣滾滾,血氣陽剛。

    當五位巨頭的鮮血全部滴入其中的時候——

    “啪!”

    一旁,早就有幾名幽州鐵騎上前,啪的一聲打開方鼎四周的蟾蜍機關,用酒樽承接了染血的烈酒,恭恭敬敬的遞入到五大巨擘手中。

    ”祝!會盟!”

    “祝!會盟!”

    “祝!會盟!”

    ……

    酒樽相碰,下一刻,說完這句話,沒有絲毫的猶豫,安軋犖山、淵蓋蘇文、烏蘇米施可汗、奚女王、契丹王紛紛迅速將手中染血的酒液一飲而盡。

    歃血為盟!

    這一刻,聯盟正式達成!

    下一刻,烏蘇米施可汗、淵蓋蘇文、契丹王、奚女王,所有人紛紛扭頭,望向了安軋犖山。

    諸國聯盟雖然說是平起平坐,無分尊卑,但聯盟盟主,眾人已經默認安軋犖山。

    如果不是安軋犖山居中協調,主動聯絡諸國,聯盟很難成功。

    而且安軋犖山是安東大都護,對大唐的了解遠比諸國更深,由他出面事半功倍,擊敗大唐的希望也會大大增加。
惠泽社群六肖六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