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凌天戰尊 > 第3661章 兩個要求
    如果說,在重四身后的老人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見段喬雨坐在他身邊,親昵的稱呼他為‘哥哥’,沒什么感覺的話……

    那么,在那尊呼段喬雨為‘小姐’的美婦人于秋萱出手之后,老人卻又肯定是覺得段喬雨和他都不簡單,不是一般人。

    開什么玩笑!

    一般人,能有神皇強者庇護左右?

    一般人,能讓神皇強者庇護左右之人稱呼一聲哥哥?

    “不過,這老頭發現我的身份,應該是之前的事情……之前,他就認出了我的身份,肯定也告訴了重四和重二。”

    很快,段凌天想到了一件非常關鍵的事情。

    “而那個時候,重二和重四,還是選擇殺我。”

    “顯然,他們是想要在這里弄死我。”

    “至于為何不怕我傳訊出去,應該是因為他們布置了陣法……難怪剛才接連有四次覺得周圍的空間有些許異動,原來是陣法開啟關閉造成的異動。”

    段凌天擅長的是空間法則,再加上掌握了天地四道中的掌控之道,對空間的掌控達到了極深的境界,即便沒有可以去感應,周圍空間的細微變化,他還是能發現一些。

    “那陣法,應該是限制傳訊的陣法。”

    “也就是說……在知道我不能招惹的身份以后,他們已經打算殺了我,因為那時的我已經被困,根本發不出傳訊。”

    “只不過,他們做夢也沒想到……唐淳長老,竟然是神王強者,而且是上位神王!”

    早在來到這家酒樓沒多久的時候,段凌天無意間延伸出去的神識,在觸及唐淳的時候,便發現唐淳顯現的修為只是神靈,而非神王。

    他雖然只是中位神靈,但神靈的修為,即便是上位神靈,以他的神識,還是能隱約探查出來的。

    也正是在那個時候,他問過唐淳這個問題,而唐淳則告訴他,平時外出,為了避免被一些神王打擾,他習慣性的施展秘法隱匿了一身修為。

    除非真實修為和他相當,或比他強的人,否則都無法看破他的偽裝,哪怕是用神識探查也不行。

    而一般這種人,也不會去打擾他,因為在對方眼中,在這個強者為尊的世界,他們就是同等階層的人。

    “顯然,唐淳長老隱匿修為,不只我看不透……便是眼前的重家之人,也看不透。”

    沒多久的時間,段凌天憑借猜測,也將這里發生的事情,差不多理清了。

    重二現在低姿態求和,不可能是因為唐淳的原因。

    畢竟,剛才重四那般冒犯唐淳,唐淳都沒殺重四,顯然唐淳對重家后面的力量也多有忌憚……或許,是有重家在霧隱宗的大人物,傳訊跟唐淳交流了。

    又或許,只要唐淳留手,能得到不俗的實物補償。

    這一點,從唐淳只是讓重家的人向他道歉,便能隱隱看出一些端倪。

    “你確定,任何代價你們重家都可以承受?但凡你們力所能及?“

    在唐淳驚愕之余,段凌天深深的看了重二一眼,問道。

    “是。”

    重二點頭應聲。

    “好。”

    段凌天目光深邃的看著重二,微微一笑,“既然如此,那就請重二爺你先拿出誠意來……我也不要別的誠意。”

    說到這里,段凌天的目光,落在重二身后的重刻奇身上,“重二爺,我和重家的恩怨,都是因你兒重刻奇而起。”

    “我對重家只提兩個要求。”

    “第一個要求,便是重刻奇不能再活著。”

    段凌天說道。

    而幾乎在段凌天話音落下的瞬間,重二、重刻奇父子二人臉色瞬息大變,便是重四的臉色也變得難看了起來,并且忍不住出聲道:“段少爺,您就不能留些余地嗎?”

    段凌天淡淡掃了重四一眼,“你們重家想要殺我的時候,有想過留余地嗎?”

    緊跟著,不等重四回應,段凌天又看向重二,面帶揶揄的說道:“重二爺,若是第一個要求重家都辦不到……我想,我也沒必要提第二個要求了。”

    同時,段凌天看向身邊的唐淳,“唐淳長老,這頓飯我是吃不太下去了……要不然,我回霧隱學院等你?到時,你也不用再跑去霧隱學院,只需要給我一道傳訊就行。”

    在先前離開霧隱學院之前,段凌天就和唐淳互換了魂珠,彼此可以相互傳訊聯系。

    “不用,我也不吃了。”

    唐淳搖頭,“我們直接回宗門吧。”

    雖然不知道剛才的一幕是怎么回事,但唐淳卻也知道這里不是問段凌天這些的時候,同時他也不覺得重家會答應段凌天的所謂第一個要求。

    重刻奇是誰?

    雖然,在唐淳的眼里,重刻奇沒多大存在感,但他卻還是早就聽說過重刻奇,知道重刻奇是重家‘太子’一般的人物,是重家下一代家主的第一繼承人選。

    而且,還是重家二爺重二的親子。

    現在,段凌天當著重二的面,說要重刻奇的命,重二不發飆就已經算不錯了,又怎么可能答應段凌天提出的條件?

    今日,哪怕是霧隱學院院長,他們霧隱宗副宗主慕容隨風在這里,提出這要求,重二也不會答應。

    只是,就在段凌天也站起來,準備和唐淳一起離開的時候。

    讓唐淳駭然的一幕,出現了。

    “我這不孝子,多次冒犯段少爺,確實該死!”

    一道仿佛在喉嚨深處發出的嘶吼聲響起,下一刻,伴隨著‘砰’一聲響,鮮血在包廂內濺射而出,一道原本還活生生的身體,也徹底栽落倒地,變成了一具尸體。

    卻是重家二爺重二,當著幾人的面,一掌拍在自己兒子重刻奇的頭頂,送走了重刻奇。

    眼前的一幕,段凌天漠然以對。

    因為,他早就猜到會是這種結局。

    而這種結局的出現,也進一步驗證了他心中的猜想。

    而唐淳,卻萬萬沒想到,重二真的答應了段凌天的所謂第一個要求,當著他的面,親手殺死了自己的兒子重刻奇。

    這一幕,哪怕唐淳歷經半生滄桑,心里還是忍不住一陣震顫,再次看向段凌天的時候,只覺得這個到現在還能保持一臉平靜的青年,仿佛在這一刻變得無比的陌生。

    “段少爺。”

    在重刻奇甚至來不及反應過來之前,將其殺死的重二,再次看向段凌天,一雙眼睛都泛著紅色,身體也因為激動而瑟瑟顫抖了起來。

    明顯有可怕的情緒在他內心醞釀,只是隱而未發。

    “請說出您的第二個要求。”

    這一刻,重二的聲音都變得沙啞了起來。

    “第二個要求簡單。”

    段凌天再次深深看了重二一眼,不急不緩的說道:“那就是,看你們重家的誠意。”

    段凌天一邊說著,一邊抬起左手,右手跟著抬起,拇指和食指捏住左手手指上的納戒,不斷的旋轉著,仿佛在暗示著什么。

    見此,重二暗自松了口氣。

    重四和他身后的老人,也跟著松了口氣。

    他們還真擔心,眼前青年的第二個要求,是要他們的性命。

    他們非常清楚,一旦段凌天提出這樣的要求,他們重家肯定會滿足他……

    畢竟,在偌大一個重家的存亡面前,他們幾人的性命,微不足道。

    “唐淳長老,我們走吧。”

    沒等重二開口答應,因為段凌天知道沒那個必要,連重刻奇的命都愿意搭進去,重家不可能在乎一些身外之物。

    現在的唐淳,仍然處于震驚中,直到段凌天跟他打招呼,他才回過神來,應了一聲,和段凌天一起離開了。

    “段少爺,我們將東西準備好后,如何給你?”

    在段凌天踏出包廂門的那一刻,重二終于開口了。

    “讓人送到霧隱宗來。”

    段凌天淡淡說道,顯然是沒打算自己去重家取。

    而在段凌天的背影消失在眼前之后,重二終是扛不住,身體一震之間,便癱倒在地,隨即爬到重刻奇的尸體面前,壓著聲音一陣嘟囔,“奇兒,不要怪爹,不要怪爹……爹,也是為了家族。”

    “你放心,今日你為家族而死,家族是不會忘記你的……你,將在家族的歷史上,流芳百世!”

    這時,重四也來到了重二的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二哥,節哀……其實,你可以讓我來動手的。”

    兄弟二人對視一眼,都從彼此的看重,看到了憤懣和無力。

    同一時間,和唐淳一起離開酒樓,離開天風城的段凌天,耳邊終是傳來了唐淳的抱歉聲,“段凌天,剛才真是對不住了。”

    “唐淳長老說什么呢?”

    段凌天搖頭,“你可沒有對不住我。”

    唐淳苦笑,“剛才他們當著我的面要殺你,而事后我只是讓他們在言語間道歉,難道你不生氣?”

    段凌天再次搖頭,但這一次卻是沒開口,顯然是不想多言。

    “段凌天。”

    見此,唐淳臉上苦笑更甚,“剛才,我其實準備殺了那重四的……但,就在我準備出手的時候,我收到了一道傳訊,來自宗門的傳訊。”

    “給我傳訊之人,正是重家老太爺,也是和我一般的內宗長老,重天青。”

    “重天青的實力,雖與我只在伯仲之間……但,他和一位核心長老走得很近。”

    說到后來,唐淳似乎有意說明自己的無奈。
惠泽社群六肖六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