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絕命毒尸 > 1277 狗忽悠
    ‘要是安琪姐姐,應該沒這么容易讓人控制吧,莫非是花癡艷不成……’

    大黃靠坐在黃包車里若有所思,懷中的黑沐清已經醉成了一灘爛泥,可還是抱著他脖子暈乎道:“你……你什么時候給沙小紅拔火罐呀,帶上我吧,讓……讓她給我舔腳丫子,好不好?”

    “你這么恨她嗎?她欺負過你啊……”

    大黃好笑的看著她,黑沐清趴在他耳邊粗喘道:“我……我恨透她了,搶了我無數的功勞,還扇過我一個耳光,但九天玄女也不信任她,在她別院里裝了竊聽器,這事只剩我一個人知道了,我沒告訴她,嘿嘿~”

    “你先把洋馬帶回家等我,我去撒泡尿……”

    大黃說著便猛地跳下了黃包車,直接跑進了一條小巷之中,看看手表已經快到午夜十二點了,他立馬加快速度穿街過巷,來到了一棟古色古香的大院外,按了幾下門鈴鐵門就自動打開了。

    “大人!”

    一對雙胞胎姐妹仆從屋里迎了出來,齊刷刷的跪在了地上,大黃東張西望的走了過去,兩女抬頭說道:“仙官正在臥房等您,我們在門外候著,有吩咐叫我們一聲就可以了!”

    “外面涼,進來候著吧,說不定待會要叫你們來接力……”

    大黃淫笑著拍了拍姐妹倆的腦袋,兩女對視一眼俏臉緋紅,大黃什么尿性全仙廟的人都知道,垂涎她們這對雙胞胎更是很久了。

    “小紅紅!哥哥來嘍……”

    大黃色瞇瞇的搓著手往后屋跑去,等他推開房門一看,寬大的臥房中間擺著一張雙人大床,紅色的紗幔將整張床都罩了起來,隱約能看到一位身穿紅裙的美人,慵懶的靠在床頭看著書。

    “猴急什么?關門去……”

    一條絲襪美腿從紗幔中伸了出來,輕輕一腳踹開了正要上床的大黃,可大黃卻直接掀開紗幔撲了進去,一把抱住沙小紅就笑道:“關什么門啊,讓那兩個丫頭好好聽聽,待會叫進來一起玩!”

    “哼~你們這些臭男人啊,永遠都是吃著碗里的,想著鍋里的……”

    沙小紅用力推開他翻身壓了過去,目光炯炯的俯視著他說道:“恭喜你了趙大人,黑閻羅對你可是大加贊賞啊,連沈判官都讓你欺負的叫爸爸,但愿你提上褲子之后,不會忘了我這個孤家寡人啊!”

    “嘿嘿~這些事咱們日后再說……”

    大黃猛地拽過被子將他倆裹了起來,沙小紅的身子一下就被點燃了,幾乎是迫不及待的吻了過來。

    誰知大黃卻抱住她耳語道:“你快廢了,九天玄女對你很不滿意,追捕張子余女人的任務已經交給我了,她還罵你是個賤人,想把任務目標交給黑閻羅,我看她殺了你的心都有了!”

    “她……她怎么知道……”

    沙小紅嚇的渾身一哆嗦,連忙說道:“哥!我……我就是聽了你的話,想代替她活下去,但這事我沒跟任何人說過,她不可能知道啊!”

    “說你傻你還真傻……”

    大黃沒好氣的說道:“知道我為什么要蒙被子說話嘛,她在你家還有你辦公室都裝了竊聽器,你的一舉一動都逃不過她的耳目,你肯定是自言自語的時候讓她給聽見了!”

    “什么?我家有……有竊聽器……”

    沙小紅嚇的差點叫出來,大黃連忙抱緊她說道:“笨蛋!這么大聲想死啊,她說不定正在設備后面聽著呢,你現在已經成為棄子了,要想活下去只有兩條路可走,要么宰了她逃命,要么就是取而代之!”

    沙小紅連忙搖頭道:“不能宰!宰了她我也沒地方能去啊,我……我還是取而代之吧!”

    “你可想好了啊,這可不關我的事,我純粹是在幫你的忙……”

    大黃很狡猾的說道:“等我抓到張子余的女人后,直接交給你去邀功,這樣你就能獲得主上的賞識了,然后我去刺激一下張子余,讓他把九天玄女逼走,到時候你就能成為新的九天玄女了!”

    “老公!你太棒了,我愛死你了……”

    沙小紅激動的在他臉上連連親吻,可大黃又對她嘀咕了幾句什么,但沙小紅卻尷尬道:“干叫啊?我……我叫不出來啊,叫出來也很假的!”

    “不會找根黃瓜去啊……”

    大黃掀開被子爬下了床,直接將床頭柜的蠟燭甩給了她,沙小紅啐了一口也沒好意思用,只能跪起來一邊用力搖床,一邊盡量魅惑的叫喊,而大黃則拿起了一把手電筒,趴在床下四處尋覓。

    “靠!你這就不行啦,真是個紙老虎……”

    大黃忽然起身招了招手,沙小紅氣喘吁吁的回應了一聲,急忙悄默聲的爬下床朝床頭柜下看去,忽見床頭柜底部貼著個黑乎乎的玩意,但一看上面的孔洞就知道是竊聽器。

    “砰~”

    沙小紅咬牙切齒的捶了一拳床墊,其實她對大黃的話還有所懷疑,不過發現竊聽器后就深信不疑了。

    大黃又四處翻找了一遍,沒拆開關就已經發現了四個竊聽器,甚至連廁所馬桶里都有,氣的沙小紅面色鐵青,要不是不敢開口說話,她已經把周靜秀的祖宗十八代都給罵穿了。

    “去!放首歌助助興……”

    大黃關上門又打開了錄音機,坐在床頭點了根香煙,等沙小紅急吼吼的爬上來后,他便搖頭說道:“你幸好遇上了我,不然就你這智商啊,不讓寄生蟲吃了也得被玩死!”

    “好老公!你一定要救我呀,以后我只讓你一個人睡……”

    沙小紅拽過被子蓋在他倆身上,可憐兮兮的說道:“其實我也不想進仙廟,可主上不知怎么就看上我了,只跟我聊了幾句就讓我去當仙官,周靜秀推薦的人都被否了,所以她一直記恨我!”

    大黃故作納悶的問道:“這主上到底是公的還是母的,你見過他本人嗎?”

    “公的!一個四十來歲的老男人,還戴著個眼鏡……”

    沙小紅終于毫無戒備的說道:“不過我覺得他不像正主,從周靜秀看他的眼神我就能察覺出來,而且他根本沒有那種陰狠的氣場,他的女助手都比她有壓迫感,他可能只是主上的代表人!”

    大黃又問道:“那主上成天神神秘秘的到底想干什么,統治全世界嗎?”

    “我告訴你個秘密啊,你千萬別說出去,泄露了必死無疑……”

    沙小紅賊兮兮的耳語道:“主上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他跟張子余都來自另一個世界,他們在進行一場生死競賽,只有最后一名存活者才能勝利,所以主上才躲起來不讓他們找到,張子余他們人數比主上多,七個呢!”

    ‘七個?不算我也該是八個人啊,看來他們的消息不準確……’

    大黃暗自嘀咕了一句,問道:“真的假的?你不是在跟我說笑話吧,連他娘的外星人都出來了!”

    “我知道這事很難理解,起初我都不相信,可事實就是這樣……”

    沙小紅郁悶道:“另一個世界也有周靜秀,她還跟張子余的老大結婚了,不然她一個能力平平的女人,怎么能當上九天玄女啊,主上把她放在洪家山,就是想把張子余他們給引出來!”

    大黃也故作郁悶的說道:“媽蛋!我腦子都讓你說亂了,那你告訴我這狗屁主上到底躲在哪,以后要是出了什么紕漏,咱倆就綁了他投靠張子余,好歹也給自己留條后路!”

    “這么要命的事,他哪會告訴我啊……”

    沙小紅搖頭說道:“你別打主上的主意了,咱們可惹不起他,你明天還是去找子余的女人吧,找到之后立即交給我,我單獨拍電報給主上,不然黑閻羅肯定會搶咱們功勞!”

    “拍電報?有網線連到主上那里嗎……”

    大黃并不知道電報是什么,網線他倒是非常喜歡咬。

    好在沙小紅也沒有懷疑,笑道:“什么呀!無線電發報,我在仙廟有一臺發報機,只要按照密碼本發報,主人馬上就能收到,這是他賦予我的監督權!”

    “改天你帶我見識見識,我還沒見過發報機呢……”

    大黃記得夏不二他們開會時說過,只要能跟無線電臺聯系上,他們就能找到電臺的大致位置,他估計這發報機也跟電臺差不多。

    “恩人!你就不想見識見識我的身體嗎……”

    沙小紅忽然掀開了被子,吻著他的耳朵膩聲道:“你知不知道,那晚你救了我之后,把我橫抱在你的懷里,我有一種前所未有的安全感,我覺得我們之間一定會發生什么,或許這就是一見鐘情吧!”

    “等一下!”

    大黃突然疑惑的聳了聳鼻子,一股血腥味不知從什么地方飄了過來,等他下意識朝著房門口看去的時候,下方的門縫里正好出現了一道人影,他立刻抱住沙小紅猛地滾下了大床。

    “噗噗噗……”

    密集的子彈透過門板盡數射在了床上,木屑和棉絮在空中到處亂飛,聽聲音就知道是裝了消聲器的槍械,幸虧大黃還穿著衣服褲子,他趕緊拔出手槍朝門外射擊。

    “快跑!”

    大黃一腳把沙小紅踹到了墻角,順勢滾到沙發后繼續開火還擊,沙小紅屁滾尿流的爬起來去推窗戶,誰知就聽“咚咚”的兩聲悶響,兩顆手雷居然砸破爛門板丟了進來。

    “臥槽!”

    大黃嚇的從地上一躍而起,猛地飛撲出去將沙小紅攔胸抱住,“轟隆”一下撞碎窗戶撲了出去,沒等兩人落地手雷就炸開了,兇猛的氣浪直接將兩人掀翻了出去。

    “咀咀~”

    嘹亮的哨聲此起彼伏的響了起來,這一片可是戒備森嚴的富人區,巡邏隊一聽到爆炸聲就往這邊趕來,而屋里的兩名殺手也猛然停下了腳步,望著逃竄的大黃和沙小紅氣急敗壞。

    “不對啊,他們怎么沒脫衣服呢……”

    一名蒙面的大胡子疑惑萬分,赫然是從歌舞廳跟出來的仇小四,而他身旁的楚秦則在地上翻找了幾下,搖頭道:“沒有畫像!咱們來遲了一步,他們已經做完準備走了!”

    “該死的快槍手……”

    仇小四憤怒的咒罵了一聲,趕緊跟楚秦沖出去跨過了雙胞胎尸體,直接從院墻上翻了出去,還不知道她們差點殺了自己家的狗子。
惠泽社群六肖六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