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狂戰士的異界旅程 > 第1334章
    可是赤老卻不知道,雖然在跟蟲祖對抗的這么多萬年的時間里,在赤老的心目中,蟲祖就是一個十分堅強的魔獸一族的修煉者,雖然實力并非是仙靈界之中最為強悍的角色,但是蟲祖的行事風格,還有那堅毅的性格,都是赤老他們不得不敬佩的。其實就連赤老他們都覺得,這么多萬年以來,如果不是因為有蟲祖的周旋的話,那么也許魔獸一族的修煉者們早就已經在人類修煉者們的壓制之下,徹底的在仙靈界之中銷聲匿跡了。

    但是在這個時候,蟲祖的所作所為,卻是真的讓赤老他們,甚至是整個人類一族的修煉者們在看到這一幕的時候,都是顯得十分的疑惑的。

    只不過他們都不知道,蟲祖雖然表面上看上去,好像是對任何事情都不是十分的在乎,并且好像是什么事情都不能夠擊敗蟲祖的樣子,但是實際上,蟲祖對于自己的實力真的是十分的在乎的。要知道,其實在很多時候,蟲祖反而希望自己不是魔獸一族的修煉者陣營之中的領袖。要知道,如果不是因為這個名頭的話,其實蟲祖身上的壓力反而會小很多。而如果真的可以那樣的話,那么蟲祖還認為自己也許真的可以讓自己的實力得到一些提升的。雖然這個想法在蟲祖自己看來,隨著時間的不斷的推延,蟲祖自己都有些覺得不怎么可能出現了。但是如果能夠有機會的話,其實蟲祖都是希望可以真正的嘗試一次的。只不過因為魔獸一族的修煉者們對蟲祖的尊敬程度實在是已經達到了瘋狂的程度,其實在很多的時候,蟲祖自己都希望可以退去魔獸一族的修煉者的領袖的身份,但是對于這樣的事情,魔獸一族的修煉者們卻是根本就不答應。所以一直以來,蟲祖始終都無法真正的獲得機會,可以找到足夠的時間,讓自己真正的進入到閉關的生活之中,然后借以探查一番,看看自己到底能否讓自己的實力得到一些提升。

    但是就是因為魔獸一族的修煉者們的強烈的要求,所以一直以來蟲祖的這個想法都只能是一個奢望。而這一次,蟲祖是真的不希望自己再錯過這個機會了。而如果仙靈池真的具備那么好的效果的話,其實蟲祖也知道,也許那樣一來,自己就更加不會擁有多好的機會進入其中了。畢竟以蟲祖對自己的了解,如果真的發現了仙靈池的妙處之后,就算是自己心中有百般的希望,可以得到進入到仙靈池之中修煉的機會,但是如果自己的族人還都沒有進入其中修煉者的話,那么蟲祖自己都不會讓自己安心的進入其中開始修煉的。所以在這個時候,雖然名知道可能這樣一來的話,會要面對不小的危險和麻煩。可是蟲祖還是毅然決然的走上了這樣一條路,原因很簡單,其實就是因為蟲祖想要自己給自己一次機會。因為在這漫長的歲月之中,蟲祖犧牲的太多太多了。其實在很多的時候,蟲祖自己都覺得十分的痛苦的。只不過想到魔獸一族的修煉者,現在在仙靈界之中的處境,所以蟲祖才需要不斷的隱忍,然后等到有朝一日,真的可以看到魔獸一族的修煉者們沖出蠻荒之地,然后真正的跟主城之地之中的人類修煉者們大戰一場,最后最好還是可以獲得酣暢淋漓的勝利。

    而在這個時候,蟲祖之所以要第一個進入其中,就是因為蟲祖現在想著兩個很重要的原因,第一個就是蟲祖真的希望自己可以在仙靈池之中得到實力的提升,而第二個,自然就是蟲祖擔心仙靈池真的有什么危險之處,所以蟲祖是不忍心看到族內的再一個修煉者以身犯險了,所以蟲祖才準備自己去涉險。

    其實在看到這樣的情況之后,蟲祖雖然沒有將自己的想法告訴李毅他們,但是一直以來,李毅也都是十分的了解蟲祖的性格了。在這個時候蟲祖做出這樣的決定,除了是為了自己之外,其實更多的還是為了魔獸一族的修煉者們考慮的。所以在這個時候,蟲祖做出這樣的決定,雖然李毅他們也是不希望蟲祖第一個就以身犯險,進入仙靈池為了魔獸一族的修煉者們一番究竟,但是李毅他們又知道,在這個時候,如果阻止了蟲祖的行為的話,那么蟲祖反而還會埋怨李毅他們。所以在這個時候,李毅他們都是十分明智的選擇了沉默。

    其實蟲祖這一次之所以會下定這么大的決心,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為之前的那一場兩族之間的大戰。其實在那一戰之中,蟲祖所面臨的情況,已經不是第一次了。要不然的話,蟲祖也不會在經歷了那樣的戰況之后,卻還是顯得十分的鎮定。要知道,在過往的每一次兩族大戰之中,蟲祖總是會遭到這個樣子的待遇的。但是其實不管是誰,在面對這樣的情況的時候,心情都是不會太好的。因為這樣一來,面對這個情況的修煉者不但要面臨各種各樣的危險,同時其實蟲祖也是十分可以冷靜的想明白,為什么會出現這樣尷尬的情況。在那種程度的大戰之中,雙方的修煉者,其中很多修煉者都是會在開戰之處就聚集在自己的身邊,然后魔獸一族的修煉者們就是將自己當成明燈一般,好好的在自己的身邊保護,替自己排除各種各樣的敵人。而人類一族的修煉者們,則是將蟲祖看成了無邊的榮譽。他們都認為,只要能夠將蟲祖給擊殺的話,那么在仙靈界之中就肯定會揚名立萬。這就是蟲祖在仙靈界之中的影響力,雖然十分的諷刺,但是卻是不得不承認的。

    而對于這樣的情況,其實蟲祖是十分的不希望看到。因為其實在大戰之中,不管是人類一族的修煉者,還是魔獸一族的修煉者,他們的行為對于蟲祖來說都是**裸的羞辱的。因為如果蟲祖的實力足夠的話,可以達到赤老他們的那種程度的話,那么其實人類修煉者們就肯定不會再敢像現在這樣肆無忌憚的在大戰之中將目標全部都放在了蟲祖的身上。所以就是因為這樣的羞辱的行為的次數實在是太多太多了,所以就連蟲祖這樣的修煉者在這個時候都已經受不了了。

    在做出了這個決定之后,蟲祖在看到托斯他們準備開口勸阻自己的時候,蟲祖所幸連解釋都不解釋一下,直接不理會托斯他們,徑直的走向了那仙靈池之中。

    看到這一幕,在這個時候,托斯因為擔心蟲祖的生命安危,其實都是準備強行出手將蟲祖給攔截下來的。但是就在托斯準備出手的時候,李毅卻是提前拉住了托斯。

    看到自己的行動受阻,托斯不禁皺著眉頭向李毅問道:“你這是什么意思,難道你認為現在讓蟲祖大人去冒險就是合適的么?”

    其實托斯自然知道李毅在這個時候為什么要阻止自己,所以在被拉住之后,托斯直接開門見山的問道。

    而對于托斯的質問,李毅只是搖搖頭,然后又點點頭對托斯說道:“到了這個時候,你應該相信,我自然是不可能對你們魔獸一族的修煉者們的事情袖手旁觀的,不管怎么說,蟲祖大人的這件事情我都并沒有準備當成是一場戲看。雖然我也覺得在這個時候,蟲祖大人這樣做,真的不是一件多么合適的事情,但是難道你不覺得,在這個時候,他們贊同蟲祖大人的安排,其實是對蟲祖大人更好么。”

    聽到李毅如此說,托斯不禁疑惑的問道:“為什么這樣說。”

    “因為它需要這一次機會。”看著蟲祖遠去的身影,李毅十分肯定的說道。

    聽著李毅的話,托斯也不禁將自己的目光投到了蟲祖不斷遠去的身影之上,然后口中也是不斷的念叨著李毅之前念叨的那句話:“因為它需要這一次機會。”

    自己品味著李毅說出的這句話,托斯在這個時候也不禁陷入到了沉默之中。在許久之后,托斯才終于想明白了李毅話中的意思,然后稍顯感慨的說道:“是啊,蟲祖大人真的是需要這樣的一次機會了,這些年來真的是苦了它老人家了。”

    在說出這番話的時候,其實托斯也是十分的清楚,蟲祖在這些年里都經歷了些什么,并且托斯也知道李毅為什么在這個時候要這樣說。

    其實托斯也已經想明白了,在這個時候,蟲祖也并非是不惜命,蟲祖也并不是那種性格沖動,不知道眼前的仙靈池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存在的家伙。但是蟲祖卻還是在這個時候義無反顧的做出了這樣的決定,就是因為蟲祖知道,在這個時候自己是需要得到這樣的一次機會的。正如之前李毅所說,這也許已經是蟲祖等到了許久的機會了。

    看著蟲祖終于一步一步的走進了仙靈池之中,最后竟然全部都沒入到了仙靈池之中,在第一時間里,托斯他們都是失去了對蟲祖,還有那個同樣是無上高階實力的人類修煉者的氣息的波動的感覺。要知道,在此之前,其實不管是他們兩個之中的水,托斯他們都是可以感覺的十分的清晰的。而在這個時候,面對蟲祖他的氣息的忽然消失,其實托斯他們自然是十分的擔心的。

    可是在這個時候,李毅卻是依舊選擇了沉默,然后再次出手,拉住了想要靠近仙靈池探尋情況的托斯,然后一臉平靜的對托斯說道:“放心吧,既然事情已經發展到了這一步,那么我們就只有相信他們能夠逢兇化吉了。要知道,我們總不能夠自己把自己逼死吧。”

    聽到李毅的勸阻,在這個時候托斯也是很快的就接受了這個說法。畢竟在這個時候,其實李毅也確實是更數和當主心骨這個角色。所以在蟲祖進入到仙靈池當中之后,李毅所作出的決定,其實托斯也是十分的贊同,并且會嚴格執行的。

    而在看到托斯在這個時候終于控制住了自己的沖動,不再準備沖去看看蟲祖的情況之后,李毅先是一笑,然后也并未多說什么,便陷入到了沉默之中。李毅雖然對蟲祖也是有著自己充足的信心,但是李毅卻是十分的清楚,不管自己對蟲祖的信心多么的充足,在這個時候,除了耐心的等待之外,也就真的沒有什么其他的辦法了。其實在這個時候,李毅他們反而不是因為擔心自己進入到仙靈池之中會遭遇到什么樣的情況。而是因為李毅他們現在也是真的覺得這個仙靈池確實是十分的詭異,所以在蟲祖他們在仙靈池之中的時候,李毅他們是根本不想要在這個時候進入其中的。萬一在這個時候,因為自己的這些舉動,從而使得仙靈池之中的蟲祖他們遭遇什么不好的情況的話,那才是真的多此一舉了。

    就是就是因為這樣,李毅他們在這個時候也都是進入到了耐心等待的階段之中。而在耐心的等待的時候,李毅卻是忽然打破沉默,對身旁的托斯開口說道:“托斯,其實在很多時候,我真的覺得蟲祖這樣的一個修煉者,真的是活得挺累的,并且我也覺得它確實挺可憐的。”

    聽到李毅忽然之間說出這樣的話,托斯其實真的是先是一愣。因為不管怎么說,托斯真的是從來都沒有聽到誰說過,蟲祖會跟可憐這個詞聯系到一起的。因為其實就算是托斯這樣的強者,在想到蟲祖的時候,除了敬仰之情之外,更多的也都是一些正面的仰慕的情緒。就算是在大戰之中,有時候會因為蟲祖的那種總是在大戰之中被重點照顧的情況,所以會擔心蟲祖的處境,但是蟲祖也從來都沒有感覺到過,蟲祖會是一個可憐的修煉者。所以在聽到了李毅的這個說話之后,托斯在愣神了一段時間之后,托斯也是馬山對李毅開口問道:“李毅,你為什么忽然之間這樣說呢?”

    其實也不管托斯在這個時候問的這么直接,因為在這個時候,其實就連在李毅身旁的沃爾夫和托尼他們,在這個時候聽到了李毅跟托斯說完的這番話的時候,他們都是覺得李毅今天真的是十分的奇怪的。因為他們真的沒有想到過。一向李毅的性格其實都是那種外冷內也不算是熱的性格,就是因為如此,所以在這個時候他們竟然聽到李毅竟然會對托斯說出了憐憫蟲祖的話。所以面對這樣的情況,就連跟李毅的交情十分的深厚的沃爾夫他們,在這個時候都是覺得李毅十分的奇怪。

    可是面對就連同伴都投來的好奇的木光的時候,李毅卻是表現的十分的鎮定自若。笑著看了看仙靈池,發現依舊無法透過那仙靈池的阻擋,感受到蟲祖的氣息之后,李毅才緩緩的開口對托斯說道:“托斯,其實我感覺,蟲祖的實力現在之所以只能是停留在無上境界高階的實力上,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因為你們魔獸一族的修煉者們逼的啊。”
惠泽社群六肖六码